各方关注全球视野下的中国金融安全
发布于:2018-12-19 16:58:59

 金融安全是现代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保障我国金融安全是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要任务。

 在国际、国内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我国当前金融安全形势复杂多变。在此背景下,由西南财经大学、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联合举办的第一届中国金融安全论坛于日前召开,论坛以全球视野纵观我国金融安全热点问题,透视我国金融安全状态。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但结构性问题仍然突出,中等收入陷阱的隐患犹存,金融体系建设还不完善,金融市场的运行机制还不健全,伴随国内经济转型所形成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区域性金融风险因素也在不断积累,这一系列因素造成中国金融安全形势仍然严峻。”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王擎教授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在这一背景下,如何评估我国金融风险及金融安全状态,并及时预警金融危机就显得尤为重要。

 对此,由西南财经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和金融安全协同创新中心发布的《中国金融安全报告2018》认为,尽管2012年以来我国金融安全指数呈下降走势,但2017年我国金融安全程度有所好转,金融安全指数从2016年的73.83上升到75.84,2018年由于金融机构和经济运行风险上升,金融安全有所承压,但风险总体可控。

 从“中国金融安全指数”看,上述报告将2000年以来我国的金融安全指数演变划分为三个阶段:2001年到2007年呈逐步向好之势,2008年到2011年随金融危机出现振荡,2012年后指数呈下降走势。相对于2016年、2017年我国金融安全状况有所好转,金融机构、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金融风险传染、全球主要经济体溢出等指标均有所好转。同时,报告认为,我国金融机构的稳健性是我国金融安全可控的核心保障,金融机构安全指数从2016年的76.91上升到2017年的79.16。但2018年以来金融机构整体风险上升,商业银行风险尤其值得关注,国有银行和区域性银行的风险更为突出。

 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更加错综复杂,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艰巨繁重。这让各方对于我国金融安全高度重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董事、行长吕家进在本次论坛上表示,金融安全在经济总体运行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中国金融体系总体安全但存在不少风险,未来中国金融业尤其银行业更需要处理好防风险和促发展的关系,实现银行业与实体经济的良性互动。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刘晓星教授认为,目前中国金融安全整体平稳可控,但是新时代下金融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顺周期以及金融传染性的系统性金融日益凸显,金融机构转型遇到新的问题,房地产和股权质押风险依然严峻,中国应当主动参与国际化进程,统筹金融安全与开放的平衡来进行风险应对,以市场化手段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从国际上看,尽管金融危机爆发已经10年,但其余波仍在荡漾,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依然扑朔迷离。对此,论坛发布的另一项研究《2018-2019全球系统性风险报告》认为,2018年全球系统性风险显著上升,且2019年这一上升趋势仍将继续,并且存在再次演变为局部或全球系统性危机的可能。该报告称,全球系统性风险的根源在于美元升值周期和美国转嫁经济危机的影响,即美联储加息引导美元升值和全球资金回流,美国经济可能见顶,美国股市泡沫将破裂,并将波及发达国家;美元升值将导致其他国家资产泡沫破裂和资金外流,可能导致货币贬值和金融危机,而依赖商品出口的国家将受到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

 当前,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自2015年以来,美联储已加息8次。上述全球系统性风险报告表示,当前一些新兴市场的经济体系统性风险指数较高,但由于系统性风险指数的快速转化性,这些经济体也可能在美元升值周期的影响下上演快速变脸的游戏。报告认为,2019年,美联储将继续加息二至三次至中性利率水平,全球流动性将较为紧张,中国将在2019年迎来进一步改革开放,并将在主动变革中前行,努力把握全球系统性风险与机遇中蕴含的战略先机。

 与此同时,本次论坛还发布了《国际政治与金融安全报告(2018)》。该报告认为,中国国家金融安全受外部因素影响正在由正面转向负面且趋于严重。具体来讲,尽管2017年外部冲击对金融机构、金融环境、金融监管、金融主权安全的影响都为正,仅对金融市场安全的影响为负,但在2018年,外部政治因素冲击对上述各方面安全的影响全部转为负面。报告称,从标准差的变化看,2018年主要国际政治因素对中国金融机构、金融环境、金融监管、金融主权安全影响的标准差均大于2017年,这意味着2018年主要国际政治因素对中国金融安全不同方面冲击的差异性或异质性更加显著。

 对于外部冲击对我国金融安全的影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认为,美国实行关税保护措施对美国贸易逆差的逆转效果不明显,且贸易摩擦使得美国通货膨胀水平明显上升,进而导致美联储加息的周期加快。美联储加息加快的风险是刺破美国股市泡沫,导致下一轮经济衰退。中山大学岭南学院金融系主任杨子晖教授表示,从2015年到现在,中国受到其他国家的冲击影响不断加大,我国应该加大经济政策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来应对外部的挑战。